他的有生之年

                                       
sw
最近翻资料一不小心就点到了以前的一篇日志,还有一张声玩的照片,这让我又想起了我破旧发白的CSU 小收音机。

那天的广州似乎是挺热的天,也许是5月初的样子,我早早的吃完晚餐准备出发,到场排队时因为拿着2张票即使签章了我还是决定出场等青瑾。由于青瑾迟迟磨叽到开场后15分钟才到又加上晚场(他说晚场太正常了,所以他总是迟到)。等我们进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最佳位置了,最后青瑾建议我们去振聋发聩的音响区。这个区最大的好处就是真的会让你的小心脏随声而起伏。

开始听声玩纯粹是因为Lolo那句题记–”我们走不了多远 ,也所知甚浅,但这不能阻止我奔向你身边“ ,现在突然写下关于声玩的东西心里有些许不安,因为这个印着成都标志的乐队流离辗转多年成员更迭频繁,这一路上的前乐队成员,前成名曲我实在不想去分太清,只要声音符合我的喜好,我不太关心八卦的前半生,我听的不过是个已完成的成品。

欧叔选了《生命》开场,前奏漂渺,让你安静的没有期待,只想任这声音流动,一直流动,然后自由呼吸。他们说这张可谓是他的有生之年,足足过了漫长的12年,才出了这第二张。开场几曲后,他第一次发声向我们介绍《时间》,这是这张专辑里我最期待的那首,或许可以继承03年《艾玲》的位置。“是他总于故事中不知疲倦的演奏 仿佛从不停止手中流动的旋律 ” 这少有的12分钟如果从作词上看后半段repeat 次数较多,但从曲调旋律上一点都不会让你感到繁复无趣,我听这首歌的时候完全是跟着前半段的词和整个旋律走,这也许正是这首歌的魅力所在吧。
《你是无可替代》有人说声玩原来也有这么少女心的歌,难道就因为这句”带着香甜的巧克力 天知道那是多么的不容易” 哈,黄晶没来, 再怎么听欧叔唱我都会带着些许遗憾。

临近终场,始终没有哪首曾经的经典,我在想要是他唱《秘密的爱》会怎样? 想想一个人的十年会怎样,足够让眼前的这位欧叔不觉中 韶华不复 让他从懵懂少年到如今?足够让他弹指之间 拨弄琴弦 从青春少年到如今?终究是时间 让他从《最美妙的旅行》里归来,生命不朽,艾玲还在,欧叔的有生之年《爱是昂贵的》。
可你口中的下个十年在哪?12年后的你说爱是昂贵的, 我们也许会没有期待,或许爱不可及。

“请问哪里才能买到晶体管收音机?”

“我已经买了多年,至今还盖着CSU的logo,告诉我这不说话的声音玩具原产于湖南长沙左家垅”。

 

发表在 声音传记, 有词 | 留下评论

密码保护:20200418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发表在 B2C | 要查看留言请输入您的密码。

词藻华丽

什么样的文字我会觉得是词藻华丽?

或许在通读《滕王阁序》、《岳阳楼记》和余秋雨《文化苦旅》中的大部分散文旅记的时候,按照某老师的标准这样的就是大气恢宏的落笔,即便言之无物,大部分字总能给阅读的人以鸡血一剂,兴奋之余或许就能得到更多评分。

华丽带来的感受像是第一次看《冰与火之歌》与007系列,相似的体验及感受的积累会使我感受钝化,变得更理所当然、淡然或者想当然。为什么言情小说或者偶像剧肥皂剧难以在脑海里留下印象,或许这些故事的细节在第一次看的时候便在脑海中热闹的华丽过一次或多次,自此后的所有类似的作品便再也无法胜出。华丽的生命周期生猛而短暂,因为在我心里总会有先入为主的先验。

想要打破先验,对我来说就是不再机械重复,尽管有些时候重复可以使人产生或累积辛福感,但此类事物并不在此列。为什么小孩可以生出那么多喜怒哀乐、奇思妙想,或许原因之一在于大人的先验已经自动关闭感知器,口里说着厌倦、烦躁、无聊却再也不曾真心开放此类觉知。

如果有一天你也承认和明白生日卡上的天天开心一帆风顺只是华丽的修饰的时候,请不要错误的关闭其它感知。

发表在 Mind and life, 一期一会 | 留下评论

零散的关键词

很多不同种类的纪录短片+剪辑的短片杂糅在一起,乱七八糟,懒散的做法就是只留下还有印象的keywords, 留给未来的索引或许会被选择性歪曲又或者会被未知的积累加强,但是我也没有拒绝过这样的随意搭配组合。

一、唐凤(IT数位大臣,geek)

长发,养猫,跨性别,big data,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machine learningtangfeng

 

 

 

 

 

 

 

 

二、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i Serpiero Da Vinci)

达芬.奇的原始手稿被Bill Gates 买下,第一次发现他那些在教科书上冠名的头衔,比如艺术家、科学家、植物学家、解刨学家可以被一一列证到具体的事物。

甚至会忽然关心起他的一些微小的细节:着手写笔记时双手同时行动,一手笔记,一手绘画,使用镜像书写法记叙,有人说“倒写”不会造成墨迹玷污。(Leonardo‘s interested in water and his “Mirror” writing method)dafenqi

三、the Great Hack

data rights is human rights,

Christopher Wylie

Brittany Kaiser

MI6

Netfilx

Cambridge Analytica(剑桥分析)、SCL Group

50,000,000 facebook user data,

leave eu

trump election

四、青山周平

发表在 Mind and life, Xmind | 留下评论

看不見的城市

kanbujian

 

 

 

 

 

 

 

 

 

 

 

 

 

 

第一眼看到这个cover,觉得抽象到怀疑设计师是不是敷衍。惘闻历来这么多专辑封面没一张这么失水准,而名字又出自卡尔维诺的经典,我想制作人一定别有用意。

后来在听曲目的时候又多看了几眼,或许因为陷入先入为主的印象,几次下来依旧觉得抽象到配不上这个专辑名字《看不见的城市》。等把专辑曲目听的差不多的时候 已经过了一个多月,这次才发现是我不仔细造成的疑惑,或者说是因为我没有戴眼镜错过了封面背景里的巨大细节。明明这个灰白色里有这么多鳞次栉比的”城市之柱“。

发表在 声音传记, 无词 | 留下评论

急功的分布式遥遥无期

近来的练习进度不知道该描述为倒退还是停滞。

一路从计算机基础–win上安装虚拟机–更换win为os x 电脑–linux基础操作–html基础–数据库基础–js基础–python基础–github使用–爬虫练习–分布式部署。这条简单清晰的路线是靠着强大的兴趣或者需求驱动,每个阶段达标(及格)的方式就是快速解决完此阶段当下问题为下一个目标准备。

这也是从前被教导并认同的一种方法。以快速解决问题得到本阶段既定结果为导向来走,短期来看,这个方向和策略挺合适,也是很多培训机构实行的策略,用快速入门来迷惑新手,给新手以自信来继续课程,但是在进阶过程中的新手难免不会出现像我这样的困境。因为填鸭和各种快捷获取而导致基础知识不稳固,加上横向基础出现短板, 比如linux 基础不够扎实,拿linux手册当字典用, 导致部署分布式环境产生的连锁问题无法解决。

这个阶段的我才知道九层之台的垒土是给我这样普通又无任何基础的人准备的。任何需要达到或高于平均水准的事项,诸如健身、au后期,正念等亦然。

 

 

 

发表在 Mind and life, 一期一会 | 留下评论

MBTI 第二次test

时间上, 已经过去了六年,期望用一个测试来检测后两位字母的改变似乎有些不妥。第一次做MBTI测试的时候说明里提到人格是可以随着环境阅历变化的,当时心想说不定过几年就可以演变成另外一个期待的人格。等着等着终于过了5年甚至6年,开始第二次测试抱着的是改变的希望,测试结果依旧如第一次。

看来有时候自我感觉并不可靠。

 

 

发表在 一期一会 | 留下评论

对“一期一会”的误解

       葛大的专栏或许签名似乎用过一期一会这个词,那时,我只是初浅的字面理解为珍惜当下。后来去看詹宇庭的现场,则是一边欣赏一边又觉得这个主唱的个人风格有些。这个疑惑延续到今天因为对这个词有更多接近其本意的理解才得以关闭。这或许可以在下一个现场来验证一下,比如《荒野星》。

     用“珍惜”时时来警戒自己心念并不是“一期一会”真意所在,而在于把心全然放在当下正在做的事上。

发表在 一期一会 | 留下评论

在本地用python socket模块模拟c/s 运行

what is socket?

whatissocket

 

python 服务端脚本

 

python 客户端脚本

1.先启动服务端

 

 

2.再启动客户端

 

3.请求或传送消息给服务端

 

4.退出client

 

5.同时启用2个client

 

6.

发表在 Python, Visions of DATA, 计算机基础 | 留下评论

learn python the hard way

最近在过这本书的基础部分练习,这次用的是MAC OS
系统,比起上次用windows 的POWER SHELL 我更愿意用MAC 来练习。初次是在LPHW 作者官网上免费练习了部分,因为他的教程无论是英文书写还是练习都写得简单易懂,给人以轻便感,不得不说我当时就练习上瘾了,一口气就学完了免费部分,学完后特别有成就感,心想:挺简单的嘛,尽管还是英文版教程。

最近再过第二遍,感受又不一样,那些简单的东西在练习的时候有了进一步的理解,凡是在练习时候发生了错误的,我都开始一一记下,就是因为第一次高估而自负的认为简单,而导致实际使用时写出的全是自己都不明白的各种BUG.  对,我就是写BUG 的高手。

除了LPHW这本书,我还看过各种其他形式的教程,算起来已经草率的过了5遍基础,这绝对不是要突出我的耐心和毅力,相反,这正是我的偷懒和愚蠢之所在—明明过2遍就可以达到目前5遍的效果。

 

 

 

 

 

发表在 Python | 留下评论

ssh 实操:Mac 下github ssh setting

算法导论里对加密算法的讲解有很多章节,linux 基础里也会对ssh 远程加密登录有详细的介绍。在这2门课程上,长久以来我都是个有很多疑问的纸上谈兵的学习者,理解起来吃力不讨自好。

我重启github 账号时在想:不就是安装个git 吗?想我以前在win机器上直接下载安装桌面端特别快,那么在mac 上应该也是小菜吧。然而,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我遇到了一些常见问题,整个安装下来花了好几个小时才搞定也搞懂整个流程各个步骤背后的“why”,也借此机会一窥了ssh 公钥私钥的生成以及它在远程连接中的是如何工作的。

首先,在mac 上安装git 前我也花了一些时间去安装x-code , homebrew(开源的安装工具,让我想起yum install), 安装及验证中用到的:

1.在terminal 上输出 git, 选择安装xcodehomebrew-01

  1. Check  intall status :在终端中执行gcc -v命令查看command tool是否安装成功。如果显示如下内容,则按照成功。commandtool-01

第二,安装完xcode 后,开始安装Homebrew,安装成功后,会自动创建目录/usr/local/Cellar来存放Homebrew安装的程序。

安装Homebrew。将以下命令粘贴至终端:

/usr/bin/ruby -e “$(curl -fsSL https://raw.githubusercontent.com/Homebrew/install/master/install)”

homebrew-02

 

 

如果怕homebrew 缺少组件,运行: homebrew install wget

brew install wget

第三,安装git.

  1. 在terminal 里run : brew install gitbrewinstallgit

 

 

第三,安装完git后,创建ssh key、配置git。

1、gitconfig 设置username(global username)和email:global user email,  这2个配置,github每次commit都会记录他们。gitconfig

2.通过终端命令创建ssh key:

ssh key ssh-keygen -t rsa -C

 

 

设置私钥登录密码:(没有创建过的,会要求确认路径和输入密码,我们这使用默认的一路回车就行)

ssh-phrasepass

 

 

 

成功的话会在~/下生成.ssh文件夹,进去,打开id_rsa.pub,复制里面的key。(查看隐藏的. 文件用命令 ls -a)

第四:终端查看.ssh/id_rsa.pub文件, 用open命令打不开,就用cat 和 vim 把公钥copy 出来填到github setting 里的new ssh key:(tittle自己随意设置)

newssh-key-git

 

发表在 Linux, Python, 算法+数据结构 | 留下评论

“变形大师”的写作风格

人的认知之所以会不断被修正而变化,我觉得最关键的是主动意识推动下刚好遇到了能够解决当下疑惑的一些见解,这些见解无所谓好坏或者是否科学,只要投之所惑必然会对原有的认知产生冲击,冲刷而被留下察看的那些东西就此演变成我的“新的认知”,通常只是partial update, 如果是update all 估计给个人带来的是颠覆性的冲击,对于一个生性冷静谨慎的人来说似乎有些难。

现在越来越觉得“潜移默化”这个词实在是被我低估了。前段时间我看到了武楷思特意写文给大家普法在电影院拍照的事,我很支持。他可能是我见过的90后里三观最正的年轻人了,同时,我也会不禁想到人钻营什么东西真的会不知不觉对表达和思维产生不小的影响,比如最近这位主笔“变形大师”的大大。他输出的领域是健身,但是他和武楷斯一样有条理清晰的行文和严谨的逻辑,这种风格的人是我认为的会对自己的言行真正负责的人,即便是推广也好营销也罢,你几乎看不到他们露出的一丝思维上的瑕疵。

在我能敏锐的觉察到这种思维前,我和很多人一样特别容易被带着跑,特别是在陌生领域。但是看他的变形大师我更多的感受是他字里行间玩转的是critical thinking 里的各种思维和逻辑。

这样的思维是要训练多久才能如此无懈可击呢?可我大部分时候就是特别懒得做进一步的刨析,于是一次次入坑然后过后才发觉“怎么又被带跑了”。

发表在 Mind and life, Xmind | 留下评论

对device fingerprinting 的一些认识

不论是ebay 还是amazon 对于店铺的关联都有自已的一套检测系统。

除了那些明显可以判定关联的信息,比如ip地址,注册时绑带的财务信息(信用卡,银行卡等),个人身份证号,手机号,一模一样的地址等,还有一些难以提防的信息也会被平台colllecting,并会被拿来作为判定关联的因素之一,比如很少有人了解的设备指纹、浏览器指纹。

  • 什么是浏览器指纹/设备指纹(browsing fingerprinting/device fingerprinting)?

对方是如何获取到我的浏览器/设备指纹(browsing fingerprinting/device fingerprinting)?

—-未完待续–

  • 如何测试我的电脑被第三方悄悄获取的浏览器或者设备指纹?

有如下几个网站可以用来在线测试自己设备的指纹被获取的情况:You can use “Am I Unique,” “PANOPTICLICK” or “Unique Machine” to test the identity of your device.

 

  • 哪些特征信息会被收集为fingerprinting?

—-未完待续–

  • 有什么浏览器可以防止被收集指纹fingerprinting?

说起这个话题不得不提因为黑客,暗网,深网(dark web, deep web,)等名头被不断提到的一个工具—tor browser (洋葱浏览器)。

—-未完待续–

发表在 B2C | 留下评论

Mac OS 使用技巧之文件查找–locate.datebase

我使用os 系统不长,不到一年。当初是因为入门linux 基础才想要拥有一个这样类似系统的pc/laptop. 看着老师兴奋的讲着linux 的各种安全,方便,高效的技能就这样入坑了。

说起查找命令,在windows 系统里普通用户要么去目录里找,要么再结合control + f,毕竟windows 是以可视化的gui界面取胜,用户也习惯这样简单的方式。同样在苹果的系统中也有这样的查找快捷键,mac os 通常用command + space 来开启spotlight 查找功能(相当于windows里的control+find),但作为一个学过一些linux基础的人来说会觉得这个速度不够快,最近在mac os 的terminal 里使用一些我还有印象的command line 命令意外的发现了这个locate设置.

我在terminal 里依次使用find, grep, cat,locate 查找命令,用到locate python时(我想找电脑里名字包含pyhon的文件)。但是我运行命令后就收到了一个提示:

 

根据提示输入命令: sudo lanchctl load -w /system/library/launchdaemons/com.apple.locate.plist

大概过5分钟左右系统会自动创建一个locate.datebase的索引数据库,把所有文件名字更新到这个数据库。当你用locate + name 查找文件的时候,系统就会从这个索引数据库找出所有文件,比用spotlight 快。

这个技巧适合advanced Mac users, 普通用户没必要钻这些命令的坑,当然如果有需求有知道这个tips 也是锦上添花。

发表在 Linux | 留下评论

“我”的叙事风格

今天听了一个推理故事,背景在台湾。故事里说起用第一人称“我”来陈述时如果是同一个人他的叙事风格一般来说很难会有大的变化。这让我想起各个付费平台上那些个教人写作的课程,也想起高中时候老师教给我们的写作技巧—把素材拼凑起来以议论/叙述等方式。这些技巧确实很有用,只是拼凑的技巧就得凭借我长久以来的所谓“语感”或者就是叙事风格来把这些东西串起来。

付费的写作课程里可能会提及如何模仿一个作家的风格,这样一来只要习惯了这样的模仿风格必然会把从前自然状态下的风格给隐藏起来。记得有一期的“开卷8分钟”里有本书就是描写书中的主人公通过模仿另外一个人来进行人生替换。听起来不可思议,就像这个故事里因为“我”的叙事风格的突变而让分析的人发现换人了一样。如果“我”的叙事风格是刻意呈现,那该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我”可以戴着不同的面具写不同的故事,扮演不同的角色。我曾经在日记里写过一句话“面具戴久了难免面目全非”。

我不太喜欢用“我”来叙事,即便是日记。我喜欢用“我”以外的旁观者的身份来叙事,似乎这样会显得我比较理性、冷静、客观、没有偏见,而另外一方面,这样的旁观者身份也会更减轻叙事中可能带来的负担和压力,也不知道这是否算是种理智巧妙的逃避。所以我每次看一些文字也会忍不住好奇那些业余的作者是以怎么的心态和身份在书写,哪里是真的,哪里又掺了假?

上面的这些字一共564个,曾经的高考作文好像是1000-1200字左右。以前很多时候总是想着要如何凑字数,现在养成了记流水的坏习惯,离逻辑严密倒是越来越远了。嗯,退步的很快。

发表在 屋头呓语 | 留下评论

去年的《influence》

《influence》是去年的这个时候读的,当时的手写笔记也是凌乱不堪分布在不同的笔记本,到现在为止就回头浏览过一次。今天无意中搜到了beartalk 的视频讲解  ,我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刚好在读这本书,外文版的看了一半觉得太慢(查生词和术语),中途改了中文版。

是时候读下一本了 《Evolutionary Psychology: The New Science of the Mind》,只有读完同类题材才好把所有不同作者书中用到的相近的词或观点归类到一起。此刻我看到了xmind 页面庞大的蜘蛛网笔记,不知道这种方式到底效果于我如何。

发表在 Xmind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