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有生之年

                                       
sw
最近翻资料一不小心就点到了以前的一篇日志,还有一张声玩的照片,这让我又想起了我破旧发白的CSU 小收音机。

那天的广州似乎是挺热的天,也许是5月初的样子,我早早的吃完晚餐准备出发,到场排队时因为拿着2张票即使签章了我还是决定出场等青瑾。由于青瑾迟迟磨叽到开场后15分钟才到又加上晚场(他说晚场太正常了,所以他总是迟到)。等我们进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最佳位置了,最后青瑾建议我们去振聋发聩的音响区。这个区最大的好处就是真的会让你的小心脏随声而起伏。

开始听声玩纯粹是因为Lolo那句题记–”我们走不了多远 ,也所知甚浅,但这不能阻止我奔向你身边“ ,现在突然写下关于声玩的东西心里有些许不安,因为这个印着成都标志的乐队流离辗转多年成员更迭频繁,这一路上的前乐队成员,前成名曲我实在不想去分太清,只要声音符合我的喜好,我不太关心八卦的前半生,我听的不过是个已完成的成品。

欧叔选了《生命》开场,前奏漂渺,让你安静的没有期待,只想任这声音流动,一直流动,然后自由呼吸。他们说这张可谓是他的有生之年,足足过了漫长的12年,才出了这第二张。开场几曲后,他第一次发声向我们介绍《时间》,这是这张专辑里我最期待的那首,或许可以继承03年《艾玲》的位置。“是他总于故事中不知疲倦的演奏 仿佛从不停止手中流动的旋律 ” 这少有的12分钟如果从作词上看后半段repeat 次数较多,但从曲调旋律上一点都不会让你感到繁复无趣,我听这首歌的时候完全是跟着前半段的词和整个旋律走,这也许正是这首歌的魅力所在吧。
《你是无可替代》有人说声玩原来也有这么少女心的歌,难道就因为这句”带着香甜的巧克力 天知道那是多么的不容易” 哈,黄晶没来, 再怎么听欧叔唱我都会带着些许遗憾。

临近终场,始终没有哪首曾经的经典,我在想要是他唱《秘密的爱》会怎样? 想想一个人的十年会怎样,足够让眼前的这位欧叔不觉中 韶华不复 让他从懵懂少年到如今?足够让他弹指之间 拨弄琴弦 从青春少年到如今?终究是时间 让他从《最美妙的旅行》里归来,生命不朽,艾玲还在,欧叔的有生之年《爱是昂贵的》。
可你口中的下个十年在哪?12年后的你说爱是昂贵的, 我们也许会没有期待,或许爱不可及。

“请问哪里才能买到晶体管收音机?”

“我已经买了多年,至今还盖着CSU的logo,告诉我这不说话的声音玩具原产于湖南长沙左家垅”。

 

发表在 声音传记, 有词 | 留下评论

“变形大师”的写作风格

人的认知之所以会不断被修正而变化,我觉得最关键的是主动意识推动下刚好遇到了能够解决当下疑惑的一些见解,这些见解无所谓好坏或者是否科学,只要投之所惑必然会对原有的认知产生冲击,冲刷而被留下察看的那些东西就此演变成我的“新的认知”,通常只是partial update, 如果是update all 估计给个人带来的是颠覆性的冲击,对于一个生性冷静谨慎的人来说似乎有些难。

现在越来越觉得“潜移默化”这个词实在是被我低估了。前段时间我看到了武楷思特意写文给大家普法在电影院拍照的事,我很支持。他可能是我见过的90后里三观最正的年轻人了,同时,我也会不禁想到人钻营什么东西真的会不知不觉对表达和思维产生不小的影响,比如最近这位主笔“变形大师”的大大。他输出的领域是健身,但是他和武楷斯一样有条理清晰的行文和严谨的逻辑,这种风格的人是我认为的会对自己的言行真正负责的人,即便是推广也好营销也罢,你几乎看不到他们露出的一丝思维上的瑕疵。

在我能敏锐的觉察到这种思维前,我和很多人一样特别容易被带着跑,特别是在陌生领域。但是看他的变形大师我更多的感受是他字里行间玩转的是critical thinking 里的各种思维和逻辑。

这样的思维是要训练多久才能如此无懈可击呢?可我大部分时候就是特别懒得做进一步的刨析,于是一次次入坑然后过后才发觉“怎么又被带跑了”。

发表在 Mind and life, Xmind | 留下评论

对device fingerprinting 的一些认识

不论是ebay 还是amazon 对于店铺的关联都有自已的一套检测系统。

除了那些明显可以判定关联的信息,比如ip地址,注册时绑带的财务信息(信用卡,银行卡等),个人身份证号,手机号,一模一样的地址等,还有一些难以提防的信息也会被平台colllecting,并会被拿来作为判定关联的因素之一,比如很少有人了解的设备指纹、浏览器指纹。

  • 什么是浏览器指纹/设备指纹(browsing fingerprinting/device fingerprinting)?

对方是如何获取到我的浏览器/设备指纹(browsing fingerprinting/device fingerprinting)?

—-未完待续–

  • 如何测试我的电脑被第三方悄悄获取的浏览器或者设备指纹?

有如下几个网站可以用来在线测试自己设备的指纹被获取的情况:You can use “Am I Unique,” “PANOPTICLICK” or “Unique Machine” to test the identity of your device.

 

  • 哪些特征信息会被收集为fingerprinting?

—-未完待续–

  • 有什么浏览器可以防止被收集指纹fingerprinting?

说起这个话题不得不提因为黑客,暗网,深网(dark web, deep web,)等名头被不断提到的一个工具—tor browser (洋葱浏览器)。

—-未完待续–

发表在 B2C | 留下评论

Mac OS 使用技巧之文件查找–locate.datebase

我使用os 系统不长,不到一年。当初是因为入门linux 基础才想要拥有一个这样类似系统的pc/laptop. 看着老师兴奋的讲着linux 的各种安全,方便,高效的技能就这样入坑了。

说起查找命令,在windows 系统里普通用户要么去目录里找,要么再结合control + f,毕竟windows 是以可视化的gui界面取胜,用户也习惯这样简单的方式。同样在苹果的系统中也有这样的查找快捷键,mac os 通常用command + space 来开启spotlight 查找功能(相当于windows里的control+find),但作为一个学过一些linux基础的人来说会觉得这个速度不够快,最近在mac os 的terminal 里使用一些我还有印象的command line 命令意外的发现了这个locate设置.

我在terminal 里依次使用find, grep, cat,locate 查找命令,用到locate python时(我想找电脑里名字包含pyhon的文件)。但是我运行命令后就收到了一个提示:

 

根据提示输入命令: sudo lanchctl load -w /system/library/launchdaemons/com.apple.locate.plist

大概过5分钟左右系统会自动创建一个locate.datebase的索引数据库,把所有文件名字更新到这个数据库。当你用locate + name 查找文件的时候,系统就会从这个索引数据库找出所有文件,比用spotlight 快。

这个技巧适合advanced Mac users, 普通用户没必要钻这些命令的坑,当然如果有需求有知道这个tips 也是锦上添花。

发表在 Linux | 留下评论

“我”的叙事风格

今天听了一个推理故事,背景在台湾。故事里说起用第一人称“我”来陈述时如果是同一个人他的叙事风格一般来说很难会有大的变化。这让我想起各个付费平台上那些个教人写作的课程,也想起高中时候老师教给我们的写作技巧—把素材拼凑起来以议论/叙述等方式。这些技巧确实很有用,只是拼凑的技巧就得凭借我长久以来的所谓“语感”或者就是叙事风格来把这些东西串起来。

付费的写作课程里可能会提及如何模仿一个作家的风格,这样一来只要习惯了这样的模仿风格必然会把从前自然状态下的风格给隐藏起来。记得有一期的“开卷8分钟”里有本书就是描写书中的主人公通过模仿另外一个人来进行人生替换。听起来不可思议,就像这个故事里因为“我”的叙事风格的突变而让分析的人发现换人了一样。如果“我”的叙事风格是刻意呈现,那该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我”可以戴着不同的面具写不同的故事,扮演不同的角色。我曾经在日记里写过一句话“面具戴久了难免面目全非”。

我不太喜欢用“我”来叙事,即便是日记。我喜欢用“我”以外的旁观者的身份来叙事,似乎这样会显得我比较理性、冷静、客观、没有偏见,而另外一方面,这样的旁观者身份也会更减轻叙事中可能带来的负担和压力,也不知道这是否算是种理智巧妙的逃避。所以我每次看一些文字也会忍不住好奇那些业余的作者是以怎么的心态和身份在书写,哪里是真的,哪里又掺了假?

上面的这些字一共564个,曾经的高考作文好像是1000-1200字左右。以前很多时候总是想着要如何凑字数,现在养成了记流水的坏习惯,离逻辑严密倒是越来越远了。嗯,退步的很快。

发表在 屋头呓语 | 留下评论

去年的《influence》

《influence》是去年的这个时候读的,当时的手写笔记也是凌乱不堪分布在不同的笔记本,到现在为止就回头浏览过一次。今天无意中搜到了beartalk 的视频讲解  ,我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刚好在读这本书,外文版的看了一半觉得太慢(查生词和术语),中途改了中文版。

是时候读下一本了 《Evolutionary Psychology: The New Science of the Mind》,只有读完同类题材才好把所有不同作者书中用到的相近的词或观点归类到一起。此刻我看到了xmind 页面庞大的蜘蛛网笔记,不知道这种方式到底效果于我如何。

发表在 Xmind | 留下评论

大提琴cello–The Rains of Castamere (Instrumental – Long Version)

最近看了一部把作弊演绎的精彩绝伦的泰国电影(2017)《模犯生》。女主从小练习钢琴,她说古典音乐可以提升智力,在无意中她发现可以用钢琴键盘上的音名 A B C D 作为答案传递的代号。在让我惊讶她的这种做法的时候我想起了被大众称为高雅的古典音乐,同时也被我身边的人认为是装逼提格的附庸风雅之乐。

在我从小到大的经历里接触classical music 的机会几近于无,唯一一次是在高二高三分到了一个在学校音乐琴房下面的宿舍,在那里我无意中听到了很多钢琴和古筝的一些曲子,虽然零散却是我过去人生中觉得惊喜和开心的一段时光。

所谓古典音乐,在我没有看焦元溥《乐之本事》之前和普罗大众同样的理解,那种听起来像教堂弥散、歌剧、交响曲的节奏繁复的音乐我把他们定义为古典音乐。我也自认为听不懂或者也没有什么兴趣想要去听懂,因为他们说这是专业艺术家才能听懂的东西,我何必要知难而啃,还不如随我喜好。

《冰与火之歌》The Rains of Castamere里面有大提琴和低音提琴,整个曲子听起来悲凉雄浑,这么多季里令人深刻的情节何其多,久了便也只记得零星的台词,唯独这首曲子是无法挥去的倒影。

发表在 声音传记, 无词 | 留下评论

钟馗之眼 ZoomEye用户使用手册(转载)

转载这篇文章前,我正在看的是一些简单的加密算法,比如凯撒加密,栅栏加密等,也看了常见的des, rsa 等,以及如何安全的分发公钥(数字证书ca, 网上银行也用此来给用户分发公钥),从中了解到虚拟货币bitcoin 是采用了sha-256,但其依旧有“碰撞”这样的漏洞。后来推荐文里有个shodan的用来搜索网络设备(特别是检测物联网设备)吸引了我。文章又提到了中国版shodan, 也就是zoomeye 

百度文库:

  1. ZoomEye 正是一个检索网络空间节点的搜索引擎。通过后端的分布式爬虫引擎(无论谁家的搜索引擎都是这样)对全球节点的分析,对每个节点的所拥有的特征进行判别,从而获得设备类型、固件版本、分布地点、开放端口服务等信息。

  2. 2

    什么是节点??

    现在接入互联网的设备五花八门,除了PC和服务器,还有路由器、物联网家电、平板电脑、手机等,甚至还有监控探头、工业控制中的SCADA系统等比较敏感的设备。这些设备被视作节点。

  3. 3

    怎么用??

    简单地说就是输入查询关键词,然后回车看结果。

    比如你需要查找使用了 Apache 作为 Web 容器的网站,就可以直接输入搜索 apache。apache、php、cms 之类的后端软件统称为“组件”。

    为了提升结果的精确度,ZoomEye 也支持一些筛选器的语法,并支持星号(*)通配符。

    指定版本:php:5.2.4,apache:2.1

    指定端口:port:110

    指定地理位置:php city:beijing

———————————————–转载———————————————-

其功能与shodan.io类似,但其各自的侧重点又有所不同。之前我写过一篇关于shodan的文章,传送门“使用shodan的api(Python)”,那时候ZoomEye的功能还相当简洁,经过2年的发展,其搜索深度以及数据量已经媲美shodan.io

ZoomEye 是一个面向网络空间的搜索引擎。详细用法请参阅如下手册

  • 搜索 PHP 语言的网站:php
  • 搜索 VxWorks 系统的设备: VxWorks

快捷键

  • Shift /: 显示快捷帮助
  • Esc: 隐藏快捷帮助
  • Shift h: 回到首页
  • Shift s: 高级搜索
  • s: 聚焦搜索框

搜索技巧

在设备和网站结果间切换

组件名称


端口

操作系统

服务

主机名

位置


IP 地址

CIDR

组件名称


操作系统

网站

标题

关键词

描述

HTTP 头

位置


IP 地址

CIDR

发表在 算法+数据结构 | 标签为 , | 留下评论

腾讯云CentOS 7.2 64位云服务器图形界面的安装和vnc的搭建

1.在腾讯云服务器里选购好centos 主机产品后,会收到一封登陆账号和密码的邮件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tenxunyun-centos-00.png

2.初始密码比较难记,可以在主机自动初始化配置后在腾讯云控制台的主机面板选中主机—重置密码–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tenxunyun-centos-01.png

3.登陆服务器的方式1: 浏览器web登陆 :直接在控制台的“操作”点击登录,进入命令行界面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tenxunyun-centos-02.png

 

4.登陆服务器的方式2:第三方终端登录,这里我用windows, 选PUTTY 登陆,下载putty 安装好后,输入host , 端口22 以及设置会话名称就基本配置好了,首次登陆putty 连接会弹出记住key 的对话框,选yes,继续。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tenxunyun-centos-03.png

5. 安装VNC , gnome 桌面:









































yum grouplist
查看支持安装包

 

 

 

还没有安装任何版本的环境,那么我选择安装桌面版本GNOME

 

安装过程中会有提示要不要继续确认安装上面的安装包,输入”y” ,继续

安装完成:

启用VNC 服务并输入桌面登陆界面密码(root密码就可以):

  1. vncserver  

 

 

 

 

 

 

 

 

 

 

 

 

 

reference:

  1. https://blog.csdn.net/qq_38389941/article/details/81539821

 

发表在 B2C | 留下评论

Crazy Rich Asian

发表在 Mind and life, Xmind | 留下评论

从范德比尔特 开始

知道洛克菲勒大体在高中的课本里吧,石油大王;记住摩根大通,应该是FH卫视的x墨的八卦说她曾经有在摩根大通的实习工作经验;至于卡内基,往往被畅销书的那个“卡内基”误导,我从来不知道还有个钢铁的卡内基,对,他叫“Andrew Carnegie” 安德鲁·卡耐基(1835—1919 )

Cornelius Vanderbilt ,这个名字从来就没出现过,但他的经历中出现的“恶意收购” “掺水股票” 等会觉得这些历史挺有趣的,也是今日之镜与鉴。

 

发表在 Xmind | 留下评论

1002

发表在 B2C | 留下评论

1004

发表在 B2C | 留下评论

1003

发表在 B2C | 留下评论

失乐园-2002

A child’s happy face
A starry night and peaceful place
I never thought them beautiful before
Those days we met for coffee
Talked and laughed so loudly
I never thought I’d missed that before
Then today they told me
My world turned black and I couldn’t see
The life I’d wanted for so long
Now I don’t know what to do or say
Tell me should I go or should I stay
Try to give me something real to hold on to
I try so hard to carry on
Sometimes l really want to cry
It is you that stands behind me and keeps me strong
Oooooh Baby please don’t go
Oooooh you’ve got to know
Oooooh Just hold my hand
Oooooh I need you so
I still remember what you said
About growing old and being wed
I always thought it was gonna be that way
Then one day they told me
My world turned black and l couldn’t see
The life I’d wanted for so long
I still don’t know what to do or say
Tell me should l go or should l stay
Try to give me something real to hold on to
I tried so hard to carry on
Sometimes l really want to cry
But it’s you that stands behind me and keeps me strong
Now I don’t know what to do or say
Tell me should l go or should l stay
Try to give me something real to hold on to
I tried so hard to carry on
Sometimes l really want to cry
It’s you that stands behind me and keeps me strong
Oooooh Baby please don’t go
Oooooh you’ve got to know
Oooooh Just hold my hand
Oooooh I need you so

有人说时间是人类给自己自定义的标签,为了方便整理,除此之外并不具有特别的意义。

我曾经有个名字里有“春”的朋友,当我知道初中毕业后我们从此选择不同轨迹的时候,我第一次对人与人这样无法永远稳定延续的关系感到绝望,那个暑假,我哭了很多次,但不是为了那个朋友,她是必然会在我的未来消失的人,我也是再无可能走进她未来的人。失望的人可能还会借着希望之光再次期盼和相信,但是一旦定位成绝望,就是给一句话加上了句号且再无更改的可能。我总觉得权先生在现在的我看来过于完美,或许我以前是相信的,相信那样完美的人格的确存在,并把那样凛然的品格投射到我眼里看到的人身上。后来,我只愿把那些完美投射在东野奎吾的作品里,对,那是他用文字编织给我看的幻境,只有在幻境里的片刻我才选择相信,就像卡尔西法说“声音里有良辰美景”,我也自甘在闲暇之时入他编织的幻境。不然,林语堂之于胡适,我又该以什么样的态度看待,我只能坚信那是不可避免的一段旅程,不可惜,不遗憾。

若说,要打破这幻境,挑几部美剧看看,绝对比什么效果都好,无论是《纸牌屋》、《绝望的主妇》、还是《权利的游戏》,在他们这里,从来不吝啬还原现实的本质。

时隔16年,当我一看到他们沿着半旋的楼道登上顶楼我就明白了,我在几年前就已经亲自去过那里,我在那里走了一圈,唯独为塔楼那个红色的木门拍过一张照片。我有些吃惊,有些迷糊,为什么我无意中会踩到过去已被隐藏的东西,一件又一件,它们似乎都是些微不足道的片段,本不该被复现。

发表在 声音传记, 有词 | 留下评论

翻录雪海

分辨台词的混响与延迟是在我翻录完雪海之后才有的意识。

分辨bgm 中各种乐器音色是在我在虾米收集分类了大量专辑开始。

雪海是我很久很久以前就想要翻录的一篇,这次翻录依旧没有外置声卡只是很简单的笔记本电脑,因为录进去的声音太小,振幅不够不得不放大了干声,于是底噪也跟着起来,无可避免那就只能靠把bgm 调大,加些其它的效果掩盖。

最后的效果我只能做到这样,谁叫我连个外置声卡都没买。

 

——终于有了Scarlett 2i2 , 于是我又翻录了,没有投产专业设备怎么能录出清晰的声音呢–

 

发表在 声音传记, 有词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