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己之极限

最近需要处理的意外或者计划之外的事情格外多,计划内的事情虽然更重要,但是这些琐事出于人情和情绪也是我必须顾及到的。

我跟Mrs Sun 说起我过去的2年,我说在DM时我是有意在测试挑战自己的极限,而去年却是要让自己找到并学会适合自己的各种方法或途经—如何从各种极限状态快速恢复到最佳状态。一开始我以为她懂了,到最后我才知道,她和其他人一样着眼于过去一年的我是在逃避,认为我在自我懈怠、懒拖。我不知道她是因为工作习惯或者工作目标而特意要以这样的方式来说服我,还是其他原因。

多线程处理事情在工作上我是极其熟悉,但一旦把生活上的加进去,会因为节奏把握不好 让我觉得自己做不好,或者无法让他人觉得满意。

昨天我在书上划了一段:“不是为了生存不得不做的事情,不是自己不喜欢而硬要去做的事情,不是为了应付别人的事情。”这么多的“不是”的反面混合在一起才是我部分真实的生活,不否认我也还有部分生活尚可以按照这样“不是”的标准在运行。感觉近来自己的话越来越少,一来可说的太少,二来能说的太少。

 

此条目发表在Mind and life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