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场与态度

不知道要以什么样的立场来产生态度,或者什么样的态度决定哪种立场。
突然觉得无地降落,很多人和事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放,但总不能让他们和我一样悬浮于空中, 归根还是我的问题吧。

阿梦和我很不一样,如果她是顺我,那我则走的是逆它,所谓的命理天格运气在逆它的面前毫无防护之力,这跟我看没看这些以及相不相信没有多大关联,因为我始终不是阿梦。我记得阿梦许多年前写在日志里的种种大大小小的愿望和理想,但她是一个没有实现自己单向自我承诺能力的人,不管怎样,我还是会竭我所能去一个个的帮她践行她曾经的愿望和理想。要是她知道她日志里沉睡的文字有一天可以被我唤醒实现,她会开心吗?至少我希望她开心的。

你没有哥哥姐姐,她曾经在你心里可能有着姐姐般的影子。之子于归,我想我恐怕无法替你出席她的婚礼了,不是我不想去,只是确实无法去,这样的原因你和她都不会相信我吧。

阿梦,我会记得你,但我和你很不一样。

 

 

 

 

 

 

 

此条目发表在Mind and life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