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ewell

  尘不落,埃不定。     —— 林歌

goodone

我对自己说,至少还是要去一次pts,以此结束我对他们的单向承诺,让我可以安心的开始做我要做的事。我这样说并非以后不会再去,只是担心以后可能无法按时每年都去。

这几年因为这件仪式化的事务,不免每年都会重新思考,不时也会陷入相同的情绪,无法遏止。而这次去的时候,没有难受与压抑,没有任何同情和怜悯的涟漪,当然也不会有黯然之泪。回来之后我也惊讶于我此次的平静。

或许如李所体悟,她自从某人逝去之后才开始觉得那句“四月是最残忍的季节”如此真切。当我从goodone 镜之花砖走出来的时候,满目的新绿,简直就是两个世界。

宝罗说:“外面阳光灿烂,你不想看一看吗?”   既然这个季节里能绽放新生机的无不是先死而后生,那么这个机会必是自然之赏赐,期限一年。

 

 

此条目发表在Mind and life, 一期一会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