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p and save

我不喜八卦也讨厌寒暄式的聊天,但我喜欢看人的眼晴,一闪一闪,黑白分明;我喜欢听人讲话,特别是那些好听的声音,一字一句透过空气传过来,我知道他们在对我讲话,用只属于他们的声音。

我懂这个世界已经约定好的世故,固然知道规则里标准回应有几种,如何表达,哪种才是该给对方的,但很多时候我总是忍不住生出一些不被期待的回应,这样的回应看起来生涩,冷淡,甚至尴尬,但我却宁愿这样撕开,我看起来像是个有点神经质的疯子吗,不,或许我是故意而为,这个程序已被排演的如此完美,我已然知晓每个角色,每句台词会以什么样的语气在哪里说出来,就像我在audition cc 为一段可以默然成诵的对白剪辑适合它们的伴奏,有个声音对我说:为何不打碎它,撕开它?

我想起《西部世界》里那些人情味十足的机器人,如果不遇到bug就会一直沿着安装好的预展剧情起伏跌宕的在那个世界过完一生。即便“我”,那个自认为可以自主思考的“我”也必须如此,在这样的clip and save 中做着约定好的事日复一日。

此条目发表在一期一会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